专业日本旅游攻略游记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日本旅游指南 本文内容

国外遭遇日本人

发布时间:2021-04-28源自:日本旅游攻略作者:木星旅游阅读( )


国外遭遇日本人


在保加利亚的几年中,我经常被保加利亚人误认为是日本人,而且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拷尼切哇!”起初,我总是颇不服气地“教训”一下他们:“哎,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次数多了,我麻木起来,人家跟我“拷尼切哇”,我也“拷尼切哇”,反正只是打个招呼而已。看到这,我们的一些爱国志士说不定开始骂我了。但有什么办法呢?你总不能去跟每个保加利亚人都费上两火车的唾沫去解释一番吧?
保加利亚人把我们中国人当成日本人是有多方面原因的。就像对于中国人来说,所有欧洲国家的人长得都差不多,我们分不出来法国人、德国人和保加利亚人有什么区别;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和越南人对于保加利亚人同样也像是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让他们第一眼就能看出我们是中国人,而不是日本人,的确勉为其难。更重要的原因是,保加利亚人更熟悉、更了解日本和日本人。日本人与欧洲国家的贸易、文化往来比中国早得多,也频繁得多;而且日本人在宣传本民族语言文化等方面投入和力度,不能不让我们佩服。光在保加利亚这个面积仅有半个四川省大、人口比北京市人口的一半还少的小国家,日本每年派遣四十多名志愿者。他们工作在学校、图书馆、电脑公司、旅游点的服务行业等场所,遍及保加利亚所有大中城市。他们为保加利亚工作,却不拿一分钱的报酬。此外,保加利亚日本游客数量众多。在保加利亚的大街上,你看到一个东方面孔的旅游团,不用问,保证是日本人;来保加利亚旅游的中国人却是凤毛麟角了。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受欢迎,很多方面是和两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密切相关的。
在保加利亚,我接触过几个志愿者,都是普通的日本人,而且对汉语有着很大兴趣。
第一个要说的是我的日语老师。她姓石田,是一位30来岁的姑娘。她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婚。母亲辛苦工作,一手把她和妹妹带大,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单亲家庭并没有给她留下阴影,她性格开朗,待人热情,做事认真,勤奋好学。她是晚间业余日语班的教师。日语班是利用索非亚大学的教室,由日本志愿者任教师,面对保加利亚社会上所有对日语有兴趣的人,几乎不收什么学费,这是日本推广日本语言文化的一项措施。因为学员都是白天工作的,所以大部分人课外不会花多少时间在日语上,能每次保证不旷课的,已经算是好学生了。石田对学生们的“消极态度”表现出非常无奈,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对教学的认真态度。她认真备课,还准备不少的课外练习,对学生的作业批改地极其认真,圈圈点点,勾勾画画,密密麻麻一大堆,让我很是感动。因为我自己是当教师的,深知那圈圈点点背后的辛苦。每次上课,石田都抱着很多东西:录音机、教材、学生作业、练习题、考勤本、白板笔和各种各样的教具,一幅“搬家”的样子。有时我看不过去,就帮她拿一些。这时她总是用我们最熟悉的日本人的方式,鞠一个近乎九十度的躬,同时说“阿利嘎岛库勾扎伊麻司达(非常谢谢)”。
她还很好学,工作之余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她不仅参加了英语课程班、保加利亚语课程班,还跟我学汉语。石田来保加利亚前也是教师。她一出国,在日本那样的竞争异常激烈的地方,原来的职位自然丢了,她回日本后要重新找工作。她告诉我,在日本,汉语是第二大外语,如果一个人能说汉语,找工作的机会就会多得多。这着实让我这个中国人骄傲了一把。
日本文化中的“重男轻女”、“男尊女卑”思想是中国人所熟知的。当今日本社会,这种现象已有很大改观,女性婚后工作的情况也越来越多,但深深根植于日本文化中的传统观念,改变起来似乎慢得多。在朋友聚会上,日本男孩子一般都是“君子远庖厨”的,他们只坐着看电视、聊天、听音乐,理所当然地等着女孩们把饭菜送上桌。因为他们的脑子里根本没有“帮忙”这根弦。
有一次,一个保加利亚人开车带我、石田、一个日本女孩、一个日本男孩四个人一起去参加保加利亚著名的玫瑰节。我们五个人是以石田为中心的。也就是说,我们都和她比较熟悉,而彼此没有什么交往的。回来的路上,我、石田、日本女孩三个人坐在后排,我们商量应该付给保加利亚人汽油钱。我们大概计算了一下公里数和汽油价钱后,决定我们四个“老外”每人付12多列瓦,总共给保加利亚人50列瓦的汽油费。但接下来,遇到一个难题:怎么跟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日本男孩说明我们的想法,并征得他的认可。石田和那个日本女孩非常为难,因为她们觉得付钱的事情没有提前说好,现在跟男孩讲不好;最大的问题是,是我们三个先商量决定的,再跟男孩说,便不可避免地有点“命令”的嫌疑了。作为日本女性,对男性这样做是非常不礼貌的。她们相互推来推去,谁也说不出口。最后,还是我忍不住了,跟男孩说明情况,并征求他的意见。男孩非常爽快地表示同意。事后,我问石田:“你是不是觉得中国女人很强呀?”石田笑笑,说:“是应该这样做的。但在日本社会,女性总还是比较被动的。”
在和日本人的交往中,对于中日两国的一些复杂而敏感的问题,我们本着“求同存异”的国际友好交往原则,尽量回避。但回避并不意味着妥协,真正触及到这些问题时,我绝对是“存土必争”、“毫不犹豫”的。我与一个姓“志村”的日本女孩的交往中,有两次触及过政治问题。
志村也是一位志愿者,在索非亚大学的图书馆负责管理日语书籍。她工作也很认真。图书馆是五点下班,但一到四点半,她的保加利亚同事就都回家,只有她坚持到五点才离开;她也利用业余时间学习汉语。
2003年中国“神州五号”载人飞船升天,这是令世界震惊的一个消息,也是让海外华人扬眉吐气、无比激动的一个消息。中国发布这个消息的第二天,我一走进教室,黑板上写着一行字“祝贺中国宇庙飞船升天!” 这是我保加利亚学生特意为我写的,尽管他们写错了字(错把“宙”写成‘“庙”),但那份真诚让我几乎流下泪来。几天后,我见到志村,她问起我对“神州五号”升天这个事情的想法。我满脸骄傲地说:“这是一件大好事。这证明中国的科技水平提高了,中国更强大了,我作为中国人觉得无比地自豪和骄傲。”我注意到她的脸上表情瞬间有些僵硬、有些不自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对神州五号,与中国有着微妙关系的日本人的心情是“复杂”的。那一刻,我心里说:你复杂你的吧。中国,我为你骄傲!
去年春天的一个周末,我约了志村和一个中国朋友去参观古代保加利亚第一王国首都——普利斯卡。春日阳光撒满了绿色的田野,一路上,学了两个月汉语的志村用夹杂汉语、保语词语的英语跟我们聊天,遇到汉语、英语、保语都说不通时,便拿起笔写汉字。而且,往往是汉字把我们交流的困难解决掉,此时,我们便会心地大笑。回程的火车上,记不清怎么说到“关于日本首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话题上来了。
“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没有什么错。这只是对我们祖先表示尊敬的一种方式呀。为什么不可以呢?” 志村对中国人、韩国人反对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态度颇为不解。
“可是靖国神社里供奉的是东条英吉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甲级战犯。你们日本人也承认他们战犯。战争对世界上所有人民都不是好事情。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带给中国人民和韩国人民巨大的灾难,给日本人民同样也带来了灾难。”我的中国朋友据理力争。
“东条英吉发动战争是错误的,但他们毕竟还我们的祖先呀。作为一个人,拜拜自己的祖先不能算什么大错吧?”志村道。
“问题是,小泉是日本首相,不是普通人。同样的事情,首相和普通人所代表的是不一样的。比如,我们几个都是普通的人,我们是朋友,我们就可以随便一起坐车去旅游,我们可以一起吃,一起住,怎么都可以。但如果你现在是首相,你和我们一起吃、一起住肯定就不合适了。因为你已经不代表个人了,而是代表了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我心平气和地对她说。
她眼睛眨了眨,目光先是惊异,继而明朗起来。她微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看得出来,她已经接受了我的观点。
我认识的一些日本人,真的是很不错的人,似乎跟我们中国人差异不大,但他们是在日本社会影响和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对一些问题的观念和看法与我们差别又是那么大。这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没有接触,也就没有沟通和交流;没有交流,就不会对问题有更深入的认识。真理越辩才能越明。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联系网站管理人员,经核实后会立即予以删除或更改。

Copyright © 2018-2021 日本旅游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9075145号日本旅游指南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