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日本旅游攻略游记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日本旅游指南 本文内容

做24小时日本家庭成员(之二)

发布时间:2021-04-29源自:日本旅游攻略作者:木星旅游阅读( )

(续前文)

·回家
  雅子的家在一座山的半山腰。车子开进去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个新建的社区,很多房子还没有卖出去。

  雅子的住宅是一幢2层的轻型钢结构别墅,带一个很小的车库,没有花园。这是日本普通家庭的住宅,低层是客厅、起居室、开放式厨房和浴室,二层是三个卧室,总建筑面积不超过200平方米。雅子说这个房子卖3000万日圆(约合210万人民币),他们夫妻俩需要用一生的收入去分期付款。

  进屋后我发觉,这个家是很温馨的,收拾得很干净。闪亮的落地窗外是山野的美景,煤油取暖炉烧得屋子里很缓和。但与我在东京时看到的家庭有所不同,这里的家庭陈设非常简单。除了厨房和卫浴设备明显比上海的先进外,其余“高出地面”的家具并不多,就是一个电视机,一张吃饭的桌子和几把椅子,然后基本是“榻榻米”上的市面。他们的电视机还是曲面的那种,25英寸大小。有个录象机,但没有影碟机。有个小的收录机,没有数码音响设备,也没有电脑。雅子给我递了一份《朝日新闻》(报纸),说:“我要做饭了,你先看会报纸。”我恍惚地说:“对不起,我不懂日文。”她歉意地一笑说:“那你和孩子玩会儿。”说完,她拿出我送的曲奇礼盒交给大孩子,对孩子们估计说着一起吃点点心之类的话。

  日本的孩子很有礼貌,老大信义打开点心盒子首先请我吃,然后再分给弟弟妹妹。他大概觉得点心是我买的,有点不好意思,又去倒腾出一盒铁罐装的水果糖请我客。虽然那糖没有上海孩子吃的那些味道好,但显然他们没有上海独生子女在待人接物方面的那些个缺点。

·吃晚饭了
  大约6点半光景,雅子说吃晚饭了。我说要不要等她的丈夫回来一起吃。雅子说她的丈夫诚一先生很少回来吃晚饭,“他得晚上10点钟回来呢,我们先吃吧。”雅子让我坐在上座,也就是她丈夫应该坐的位子,她坐在我对面,4个孩子分坐两边。

  晚饭的菜很简单,雅子说“我们平时吃什么,你今天也吃什么,别见怪。”菜有蔬菜火腿色拉一盘,水煮毛豆一碗,土豆煮肉片一盘,日本酱油拌一种很小的鱼一小碗,味噌汤每人一碗,凉拌豆腐一块,米饭每人一碗。以上海人的眼光看,这样的晚饭是十分简单的。

  菜和饭都分到每人的碗里,没有剩余,孩子们先吃菜,再吃白饭,吃得十分积极和有味,有点让我看不懂。

  饭桌上,雅子小姐说,现在日本经济不景气,男人们都要拼命加班干活,平时很少在家吃饭。日本的家庭基本是母子家庭,孩子缺少父亲的关爱。我问,加班的时间有没有法律规定。雅子说有法律规定,但企业和员工都不遵守。她的丈夫是一家著名的连锁餐馆的店长,很忙很忙。雅子说她丈夫去过上海2次,去吃一种东西,什么东西,雅子不会说,她拿出一张纸,写了很大一个“蟹”字给我看,我连连点头。我说上海很繁华,希望你也去玩。雅子略有所思。

  吃完饭,雅子特地为我泡了一壶日本煎茶(一种日本绿茶,非常好喝),而他们自己喝比较便宜的“十八茶”(日本大麦茶)。我喝着茶,雅子洗碗去了。

·饭后闲聊
  雅子打开电视机,给孩子看电视,电视的内容很枯燥。她说平时不给孩子看电视的,只是星期天可以看动画片。今天有客人,让他们看一次。

  雅子问我上海的生活情况,她觉得我们的生活比他们好,因为我的职业地位与她丈夫差不多,也有自己的房子和汽车,也出国旅游,但却不加班。她对我的两个照相机很感兴趣,一个是尼康FM2,一个是富士的数码相机,她说这都是日本造的,但她很少看到普通日本人用这么高级的相机。“我们日本人把最好的东西给外国人用了。”雅子感慨道。

  雅子说她也是大学生,毕业后工作过两年,结婚后就做家庭主妇。日本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经常能去旅行,但言谈间,她去过的日本地方并不多,并没有出过国。雅子的客厅最醒目的地方张贴着世界地图,她仔细看了上海这个地方,比画了一下与广岛的距离,然后说:“很近,很近,我要去的。”然后她让孩子们来看:“这位叔叔是从这个地方来的,你们要不要也去他家玩?”孩子们面面相觑,都点头表示要去的。

  大约9点了,雅子说洗澡吧。

·洗澡
  因为翻译文子小姐关照过我洗澡的事,我听到洗澡就有点紧张。

  雅子做好了一浴缸的日本蓝盐水,水很蓝,很好看。她把我请进浴室,对我说:“你会洗日本澡吗?”我说会。她向我示范怎么操作热水,所有的冲淋设备都有数字屏幕显示温度,并有音乐声警示,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我看完后表示,我就淋浴,不去浴缸里浸泡。雅子摇头说一定要泡的,我说真的没有这个习惯,她也就不坚持了。

  关上门,我开始洗淋浴。日本家庭的浴室设备显然很欧化,包括擦身体的毛巾和我们宾馆里用的基本一样。我事先曾打听到日本人泡浴缸是为了身体消毒和取暖,水是盐水,每天要做的。但想到他们全家要在这里面泡,我这个外人只能打定主意不泡了。

  我洗完出来,孩子们开始一个个进去洗。这么小的孩子,全是自己洗澡,妈妈并不帮助。洗完了,光着身子满地跑一会儿,再自己穿衣服。孩子们自理能力之强,让我吃惊不小。

  趁孩子们和雅子洗澡的当口,我很有兴趣看了他们的热水器,装在门外,是用电加热的。

·入睡
  所有人洗完澡,雅子的丈夫并没有回家,雅子说我们睡了,不等他了。

  雅子从壁橱里给我拿枕头、被子、褥垫。孩子们一齐帮妈妈套布套。布套都是化纤的,很硬。我想,这日本人倒也不讲究被褥的柔软,不用全棉制品。

  我的卧房在主人卧房的旁边,大约6平方米,是雅子平时做女红的地方。雅子替我铺好了床,就去安顿她的孩子,我这才发觉,他们一家子全部在一个20平方米的空房间里睡地铺,一人一床被,与我以前想象的有很大出入,真是很简单啊。

  我关上房门,打开通往阳台的门。外面在下小雨,伸手不见五指。我点燃了一支烟,从下午见到雅子起,我还是第一次抽烟。室外寒气袭人,我穿着睡衣却不觉得冷,室内其实热得很,身子已经吃足了热量。

  我望着远方的山头,聆听着山间公路上偶尔传来的汽车声,仿佛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家,丝毫没有身处异国、客居陌生人家里的冷漠感觉。我喜欢这个朴素的日本家庭。

  我把手机的闹铃设在早上6点半,因为雅子告诉我他们家7点吃早饭。然后我关灯钻进了被窝,一会儿就睡着了。

(图片:雅子的女儿和儿子在吃饭)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联系网站管理人员,经核实后会立即予以删除或更改。

Copyright © 2018-2021 日本旅游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9075145号日本旅游指南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