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日本旅游攻略游记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日本旅游指南 本文内容

日本中央道经典六日游

发布时间:2021-04-30源自:日本旅游攻略作者:木星旅游阅读( )

日本中央道经典六日游

 

 

2010.01.07

 

 

 

 

 

岁末东瀛六天游(1),

 

 

唐寺巨佛大阪秀(2)。

 

 

祭宫金阁名古屋(3),

 

 

峡谷驿站温泉宿(4)。

 

 

 

 

 

 

雪霁丽日富士羞(5),

 

 

横滨犹闻甲午奏(6)。

 

 

巧识华语免税店(7),

 

 

浅草皇居自由神(8)。

 

 

 

 

 

注释:

 

 

(1)“岁末东瀛六天游”:2009年12月26日晨至31日下午,我与妻在江苏省中国旅行社办好出国旅游的手续(连给日本司机与导游的小费在内,每人旅行费用计5300元人民币),从南京乘江苏东方航空班机直飞日本名古屋机场,沿日本中央道的奈良、大阪、京都、名古屋、横滨和东京等城市,我们在愉快的异邦旅游中,度过了2009年的最后6天时光。

 

 

(2)“唐寺巨佛”:坐落在奈良公园内的东大寺是仿照中国寺院建筑结构建造,正面宽度57米,深50米,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古代木造建筑。寺内有铸造于公元752年的金铜佛像,高15米多,代表了天平时代文化的精华。1998年,东大寺作为古奈良的历史遗迹的组成部分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中国唐代高僧鉴真和尚曾在这里设坛授戒。1997年秋,出席“中韩日三国佛教友好交流会议”的三国代表,曾在这里共同举行了祈祷世界和平法会。2009年12月26日下午,我们游览了世界文化遗产东大寺,瞻仰了铜佛,领略了中日两国之间源缘流长的文化交流与民间友谊。另外,东大寺内还豢养了一千二百多头梅花鹿。据说,每天早上8时半,只听工作人员的一声喇叭,小鹿即飞奔而来。周围商贩所卖的鹿饼,就是它们的“助养费”。我们看到,这里的鹿群与游人相处和谐,个个仰着“双下巴”,典着“啤酒肚”,说明其待遇十分优厚。俗话说:“东京有银座,大阪有心斋桥”。26日晚,我们一行随导游在大阪市的道顿堀商业街心斋桥游览。据悉,从江户时代一直延续至今,心斋桥拱廊下两侧的商店鳞次栉比,从名牌商品、化妆品到大阪土特产、小杂物等应有尽有,令人眼花缭乱。我们夜宿日本大阪府大阪市淀川区西中岛6—2—10号的新大阪旅店。

 

 

“大阪秀”:日本大阪府的首府大阪市,是全国第二大城市,它位于本州西南,面临大阪湾,面积204平方公里,人口约300万。该市是日本著名文学家川端康成的故乡,是培育了诺贝尔文学家的沃土。大阪城是大阪市最著名的旅游观光景点,它以天守阁(门票600日元一人,因我们的行程规定“不登城”,而时间也不允许我登城参观)为中心,以它的气势恢宏城门和沿着护城河而建的塔楼而著名。高达20米且非常陡峭的城墙,是用从日本各地运来的巨石修砌而成。12月27日上午,我们游览了大阪城公园,见有几个年过半百的男女“法轮功”人员,无精打采地在公园门内展示宣传图片(导游说,他们以此换取其生存资金),但无人前去搭理。面对垒起大阪城的巨石,看到日本男导游加山眉飞色舞地数说着来历,我不禁想起了明代遗下的南京阳山碑材。这岂不是“异地同工”?

 

 

(3)“祭宫:”公元1895年为纪念平安迁都1100年而建的平安神宫,其形状是按古平安京八分之五缩图设计,用来祭奉日本桓武天皇和孝明天皇的。正殿里的神苑,是日本池泉回游式庭园的代表杰作。院内以一株“八重红枝垂樱”而盛名远播,在每年四月樱花怒放之际,此树樱花垂如流苏,十分美艳。每逢10月22日,京都三大祭祀之一的“时代祭”,均在此举行。届时,由身着古代服装的队列和车马组成的仪仗队再现古都风貌,成为京都观光的重要内容之一。12月27日下午,我们继上午参观“西阵织和服馆”后,又集体参观平安神宫。同样,我们没有时间购票深入游览“神苑”,我只好遗憾地在其“售票处”拍了张照片。

 

 

“金阁”:金阁寺建于1379年,原为日本足利义满将军的山庄,后改为禅寺。“金阁寺”一名源于足利义满修禅的舍利殿,因其外以金箔装饰,遂以金阁殿称之,寺院也被称作金阁寺。其后金阁寺建筑几乎皆遭毁损,保存至近代的金阁殿,亦在1950年的火灾中烧毁,今日的金阁殿是1955年按原物重建,第一层为法水院;第二层为潮音洞,供奉着观音;第三层是正方形的佛堂,供奉着三尊弥陀佛。殿外金箔则在1987年重贴,1994年,金阁寺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我们离开金碧辉煌的舍利殿,沿着“顺路”的标牌参观了陆舟之松、白蛇之冢等小的景点。据说,“白蛇之冢”的故事,就是取自于中国的《白蛇传》等民间传说。

 

 

“名古屋”:日本名古屋市与中国南京结为友好城市,已有三十年的历史。名古屋市是仅次于东京、大阪和横滨的日本第四大城市。它于本州中西部,濒临伊势湾。因该市介于首都东京和古都京都之间,故有“中京”之称,系日本主要工业中心和港口城市、爱知县首府,是日本东西交通的重要枢纽。该市总面积约326平方公里,人口260万,距东京366公里。12月27日晚,当我们驱车在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中区金山4丁目6番25号的金山饭店下榻时,受到等候在那里的名古屋市经济发展局负责旅游观光的政府官员原诚先生的欢迎,他向我展示其织有南京六朝石刻避邪标志的领带,就是他来中国南京访问时获赠的礼物之一。

 

 

(4)“峡谷”:惠那峡谷位于日本岐阜东部,有许多被自然侵蚀的断崖绝壁。惠那湖由大井水坝将木曾川拦截而成,人们可乘船在水上游览。听导游说,每当惠那峡的樱花、杜鹃花和红叶盛开之时,前来赏景的游人络绎不绝。12月28日上午,我们到达惠那峡时,老天爷降了几滴小雨,大家仅用了40分钟的时间,一边远眺峡谷北岸的惠那峡游乐场,一边匆匆浏览了冬日惠那峡的自然景观。

 

 

“驿站”:古驿站妻笼宿深藏在日本长野县的大山之中,素以旅馆聚集而闻名。我们的大巴车从名古屋市高速公路下来,在去长野县妻笼宿的盘山公路上疾驶,穿过几座公路隧道(其中一条长达26公里),窗外崇山峻岭,一片皑皑白雪,不时还飘着鹅毛大雪,但路上的积雪早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据说,德川家康统一日本后,从江户(东京)为起点修筑了五条道路,其中“中山道”全长540公里,成为商贾往来必经之路,而妻笼宿就在“中山道”中部,仍保留着150年前的样子(日本国规定男性65岁退休,62岁的司机也是第一次来妻笼宿,他独自上街转了一圈)。我们徜徉在妻笼宿街道上,看着当年水井、水车与石板路,门前插有花卉的店铺,不由令我想起了江苏扬州的高邮古驿站,这两个历史名胜之地,要结成一对友好乡镇该多好啊!我好奇地进入妻笼宿仅有的一家邮便局,里面一男一女,只有两位工作人员。在一间小小的陈列室内,展有介绍古驿站历史的图片和实物,我没有时间仔细参观,用数码相机拍了下来。本来,我想买几张明信片寄回南京的,但因语言不通,只好作罢。我拟买套日本新发行的虎年纪念邮票,却已售罄,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我们依依不舍地与妻笼宿古驿站告别后,在导游的指点下,大家又尽情地欣赏起车窗外正飞速倒退着的日本南、北阿尔卑斯山的壮丽景色。

 

 

“温泉宿”:傍晚时分,我们乘车经过清澈湛蓝的芦之湖,见有二艘停泊在岸边供人游湖时用的海盗船。按旅游行程的规定,28日下午,我们将赴诹访湖“间欠泉足浴”,还要“观赏温泉喷发”。但是,直到天黑我们的车子才赶到诹访湖(日本长野县境内最大的湖),大家匆匆体验一下“间欠泉足浴”,已不可能再按合同履行“观赏温泉喷发”项目了。据说,春节(即圣诞节与日本的新年元旦之间),是一年中空气最清新的季节,也是游人观赏富士山的最佳时期。当晚,我们在山梨县南都留郡富士河口湖町精进255号的一家旅社住宿。晚饭后,我们浸泡在舒适的日本温泉池里,眺望星光闪烁的夜空,头顶白帽的富士山雄姿映入眼帘,游人仿佛沉浸在儿时的童话梦中。

 

 

(5)“雪霁丽日富士羞”:屹立在日本国本州中南部的富士山(它与中国山东的泰山结为“友好山”),是日本最高的山峰(海拔3776米),被誉为“圣岳”,是日本人民的民族象征。东距东京约80公里,跨静冈、山梨两县,面积为90.76平方公里。公元前286年,富士山因地震而形成。自公元781年有文字记载以来,在喷发18次(最后一次是1707年)后,成为休眠火山。山顶上有大小两个火山口,大火山口,直径约800米、深200米。整个山体呈圆锥状,恰似一把悬空倒挂的扇子,日本诗人曾用“玉扇倒悬东海天”、“富士白雪映朝阳”等诗句赞美她。北麓有“富士五湖”,从东向西分别为山中湖、河口湖、西湖、精进湖和本栖湖。 12月29日清晨5时半,我与妻从所居住的富士河口湖町精进湖畔的旅社阳台窗外望去,昨夜清晰可见的富士山,却笼罩在浓浓的云雾之中。早饭后,依然如故。我们一直等到7点半钟,才见其露出半截山影。无奈之下,我从旅社墙上张贴的“富士山倒影”风景画上,翻拍了一张照片,乘车悻悻而去。不一会儿,蓝天白云,阳光灿烂。日本司机很理解中国游客的心情,他将车停在一处可观赏到富士山的湖畔,让我们拍照留念。加山导游连说我们幸运。他说:“日本的富士山,就像是一个披着白色面纱的害羞少女,一年365天,只有一百多天人们可以看见她。” 29日上午,我们还顺道游览了箱根奇景之一的大涌谷火山遗迹,白色的蒸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我用500日元买了一纸袋5只“大涌谷黑玉子”(即用火山热能薰黑外壳的鸡蛋),说是“吃一个能延命7年”。

 

 

(6)“横滨”:横滨是神奈川县的首府、日本第三大城市。它东临东京湾,南与横须贺等城市毗连,北接川崎市;面积426.7平方公里,人口326万;分为14个行政区。据说,横滨原是东京湾畔的小渔村;1859年,成为自由贸易港;1873年,发展成日本最大的港口。1889年横滨建市;1922年,关东大地震,遭受巨大的损失;二战中横滨又遭轰炸,战后得以重建。横滨现为日本最大的港口,也是亚洲最大港口之一;2009年,是横滨开港第150周年。12月29日中午,我们在横滨的一家华人餐馆就餐。据悉,横滨中华街起源于1859年,有200多家中国餐馆,是日本乃至亚洲最大的唐人街,它与神户南京町、长崎新地的中华街一道,被人们称为“日本的三大中华街”。1873年,中华街建起了一座关帝庙,居日华侨有了自己的“守护神”。中饭后,我趁别人聊天的工夫,去烟火缭绕的关帝庙抢拍了3张照片,就遇见跑来寻我的中国女导游小赵。横滨市的所谓“山下公园”,距中华街步行500米开外。该公园于 1930 年建成开放,沿海岸长约 1 公里,就像国内的市民广场,有许多红嘴鸥在此嘻戏、飞翔。公园的对面,就是著名的横滨港。公园码头上,停有一艘挂着日本国旗的“冰川丸”邮轮。据说,它曾于1930到1960年间,行驶在日本与北美航线,是当时世界上最豪华邮轮之一,又称“太平洋的女王号”,现已改装成为观光纪念船,专供游人参观。公园内还有一些雕塑和纪念碑,其中一尊“水的守护神”像,似是一位美丽端庄的西方女性,面对着蔚蓝色海水,周围有一圈忽高忽低的喷泉。

 

 

“犹闻甲午奏”:听加山导游说,当年中日“甲午海战”时,日本海军“吉野”、“扶桑”等舰只,就是从横滨港出发,与中国清朝海军作战的。而“吉野”号等日舰击沉击伤中国“济远”号等军舰,也是从横滨港返回本土的,受到日本朝野的热烈欢迎。据史料载,1894年7月,日本海军在朝鲜半岛海面袭击中国的运兵船,与清军不宣而战。中国军民经与日军长达8个月的生死较量,终因清政府的腐败和实力落后而告败,北洋水师也全军覆灭,清王朝与日本政府被迫签署丧权辱国的《中日马关条约》,将祖国的宝岛台湾割让给日本。当时,日本政府的年度财政收入,也不过才有8千万日元。甲午战争后,日本一举成为亚洲的“暴发户”,获得战争赔款2亿3千万两库平银;舰艇等战利品价值也有1亿多日元。然而,在中日甲午海战过去103年后,应日本海上自卫队邀请,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深圳”号导弹驱逐舰的345名官兵从我国湛江港起航,于2007年11月28日至12月1日首次访问日本东京湾(1979年3月14日,中国北京与日本东京结为友好城市)。这是为了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而进行的一次重要活动,其目的是“增进中日两国防务领域的交流和互信,推动两国战略互惠关系向前发展,为维护亚太地区及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共同发展做出贡献。”

 

 

(7)“巧识华语免税店”:2009年12月25日下午,我的原江苏电视台同事、现旅居日本已18年的好友朱弘给我发电子邮件说: “我很憎恶那些(在日华人开的)旅行社。 说起来好听,那叫‘免税店’。但把物价抬高15%以上,再跟你说:‘在我这里可以减免5%消费税’,那不是骗人吗!”在我们与旅行社签定的日本6日游合同中,仅有秋叶原永山(电气)免税店和东京光伸免税店两家购物点,规定每处停留各45分钟。但是,日籍华裔导游加山不仅在购物点任意延时,还自行增加了一处据说是台湾人开办的“药店”,压缩了我们正常旅游的时间。12月31日下午,我们从日本东京成田机场直飞南京禄口机场,到家后我给朱弘发函说:“同行人发现,(日本)这些(免税)店比街上普通店里的价格都贵。”借助旅游“免税店”的话题,我再说些“题外话”。12月29日下午,我们在东京台场参观了丰田汽车展示厅,随导游进入“光伸免税店”,又在东京著名“红灯区”新宿歌舞伎町(又称“欢乐街”)的几条“邦街”上漫步。听加山导游说,这里的色情场所,“几乎被上海的烟花女占领了。”此语虽言过其实,但我确实在“歌舞伎町”的楼房上,见到高悬的“异邦人”灯箱广告,说是来自中国的“古典美女”,不由令我联想起一则几年前震惊海内外的“日本珠海买春团”的新闻。晚饭后,朱弘一人乘地铁来地处东京都品川区大崎1-6-2号的“ニューオータニイン”旅店看望我们。朱弘说,这家酒店属于日本著名的新大谷饭店(北京长安街上的五星级长富宫饭店是其分店)。新大谷饭店创建于1963年,老板是贫农出身的大谷米太郎。他31岁跑到东京来做苦力,因为他很有力气,成了相扑选手,后因伤退役,开起了酒店,又办了压制钢板的小工厂。可是,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大谷米太郎的工厂被烧毁。他重新起家后,没几年就成了钢材制造业的大王。后来进入(中国)“满洲”。随着日本国战败,他失去了一切。但朝鲜战争爆发,他的“大谷重工业”东山再起,号称日本“三大亿万富翁之一”。1964年日本的新干线开通,新的大谷饭店也开张了,成为20世纪日本的象征。喜见久别重逢的朋友,我送给朱弘4只印有国际质量认证标志的南京特产盐水鸭,他回赠我一些日本产的洗面奶、“泉乡缀”等洗浴用品。捎坐片刻,他领着我们乘地铁去一家车站旁的电子产品专卖店,帮我选购了一台价值107940日元的索尼高清硬盘摄像机,并随赠一块原装电池。按日本的政策,该商店可退给我这个外国人百分之十的税款——这才是日本真正的免税商店呢。可惜,我们31名中国游客的护照,已交女导游小赵统一管理,该商店只有按朱弘所持的日本购物卡比例,退给我百分之五的税款(当然,如果仅我一人来此逛店,又不懂日语,即使我带着中国护照,恐怕日本人也没如此“大方”)。我用退税款中的980日元买了一只中国产的摄像机三角架,还买了一只6800日元的日产剃须刀,退税款就所剩无几了。我与妻婉拒朱弘去茶社坐坐的邀请,回到酒店,试了一下摄像机。我送小朱去地铁车站后返店,已夜深人静。12月30日下午,朱弘在给我的电邮中说:“我是末班倒数第二班车回到家的,快一点了……回到家里,妻子还在做作业,小乌鸦还没睡……给你准备的‘热腰的东西’,在家门口发现了——看来,装包时掉在地上了。只好抱歉了。”
(8)“浅草”:建于公元628年的浅草观音寺,是日本东京最古老的寺庙之一。传说,一对农民兄弟在渔网中发现一尊观音金像,便建起神堂供拜。如今,该寺的正殿内供奉着金观音像,天井上绘有著名画家川端龙子和堂本的印象画:《龙之图》、《天人之图》和《教华之图》。游人步入浅草寺的正门“雷门”,可见门上挂一4米高的大灯笼,成为该寺的标志。在黑色的瓦葺屋顶下,竖有8根朱红大柱,还有一对叫作“雷”和“风”的门神。在正殿的左面,有座东京室町时代造型精巧别致的稀世古塔,系木造、单层、瓦顶的六角形建筑。旁边的五重塔建于天庆五年(公元942年)、高64公尺,原是木造,曾被大火烧毁,后由安庆元德家光重建,二战时再度被烧毁。12月30日早晨,我们游览时所见的一座钢筋水泥塔,是昭和四十八年11月重建,现为日本的第二高塔。

 

 

“皇居”:皇居位于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是江户幕府于1457年所建的城堡。据史料载,历代日本天皇之前均以京都的宫殿(今京都御所)为居。明治天皇登基后,下诏将江户易名为东京,皇室与中央政府自京都迁移至江户,江户城则成为皇居。1888年至1948年间,皇居的正式称作“宫城”,其皇室事务均由日本的宫内厅负责管理。二战期间,皇居因美军轰炸而烧毁,1968年才依据原貌重建。如今,皇居一般不对外开放,只有皇居东御苑每年在天皇诞生日及日本新年的次日(即1月2日),分别开放两天,供游客参观。围着皇居的城廓,有条护城河,二重桥就座落在皇居的正门前。由于该护城河的水深,就在较低的旧桥上建一新桥,俗称“二重桥”(正门前的石桥,又作“眼镜桥”),现已成为东京的最佳景点之一。30日上午,我们一行在皇居和二重桥前纷纷拍照留念。皇居外苑又称“皇居前广场”,是指凯旋濠、日比谷濠、马场先濠、大手濠及二重桥前的被湟池所包围的广大区域。皇居外苑的路面铺设细石子,草坪上遍植青松翠柏,是日本城市为数不多的绿地之一。我拍下了几个圈缩在皇居外苑草地上日本流浪汉的镜头。对此,加山路导游解释说,这些流浪汉其实并不穷,有的人可能曾腰缠万贯,露宿野外只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这话我实不敢苟同,除非这些日本人精神有毛病!我不相信,一个正常的“百万富翁”他自愿在寒冷的冬天里,身着肮脏的衣服在皇居外大树下席地而睡?

 

 

“自由神”:中午,我们在东京市台城解散,导游与大家说好晚上8点在此集合,去成田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千叶县成田市驹井763-1)住宿。12月31日晚,我在发给朱弘的电邮中说:“昨日(30日)晨,我们去了浅草寺、日皇宫二重桥和二家说中国话的‘免税店’(其中一家在浅草寺门口,不是旅游行程项目,而是有人自发进去的)。中午,我们与游伴们在台场吃了顿日本拉面(两碗1950日元),别人采购去了,我们参观富士电视台(门票每人500日元)后,游览海滨公园并瞻仰了自由女神像。” 据资料载,2000年12月22日,世界第三座自由女神像在日本东京揭幕。她仅是其原型(即1876年法国雕塑家巴托尔迪设计并送给美国的高46米高的“纽约自由女神像”)的四分之一,但比它在巴黎的“姐妹像”(1879年,为纪念法国大革命100周年,纽约将一座小女神像作为礼物回赠巴黎)要大一些。东京自由女神像坐落在富士电视网总部大厦(具有未来派风格)后的海边,背向东京湾的彩虹大桥。她是由包括富士电视网在内的东京湾一带的公司集团出资用铁和青铜建造的,金叶环绕着象征自由的火炬。关于日本富士电视台,听加山导游说,这是一家专与日本政府“唱反调”的电视媒体。12月31 日下午,朱弘在给我的电邮中说:“关于你参观过的富士电视台,我给你做一点小补充,……很久以前,富士台的老板鹿内——因为电视台的收视率太低而惆怅,最后,他把自己的儿子派了进来。他的儿子……让老字辈靠边站了之后,从社会上另外招人——重点是编辑中心(也就是我们说的编辑部),也就是决定节目、栏目的核心地带。结果,他找来了5个人,都不是干电视出身的,分别是商品推销员、保险推销员、商场售货员、汽车推销员等,还有一个……可能是银行的小职员。结果呢,不到2年,富士电视台——由一个濒临破产的最低收视率电视台,成长为持续无数年的收视率三冠王。” 我在31日晚回复朱弘说:“今天(12月31日)早餐后,我们于日本时间10时半去机场乘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航班,下午13点10分起飞,北京时间下午16点10分顺利到达南京禄口机场,继乘大巴回家,高速路上堵了一会车,我们进门是17点40分。”从而结束了我们的“日本中央道经典六日游”的全部行程。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联系网站管理人员,经核实后会立即予以删除或更改。

Copyright © 2018-2021 日本旅游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9075145号日本旅游指南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