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日本旅游攻略游记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日本旅游指南 > 本文内容

东瀛随感

发布时间:2021-05-05源自:日本旅游攻略作者:木星旅游阅读()

2005年11月16日,日本航空公司的波音客机呼啸着降落在大阪机场的人工岛上,我作为JICA 2005中国地方青年邀请计划的一员,怀着难以名状的复杂情感,踏上了这片土地,开始了在日本23天的考察访问。

初到日本自然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很快的,整洁的环境和整个社会的秩序观念就让我们十分意外。几乎没有人在公共场所吸烟或者喧哗,在JR地铁站、游乐场、超级市场人们主动排队已经成为习惯。日本人开车和走路的速度都很快,虽然汽车都会礼让行人,但是在街上没有人乱穿马路,即使在深夜也没有车辆闯红灯或者逆行。我回国以后向朋友们说起,在日本23天没有看到车祸甚至没有听到汽车喇叭声音,他们竟都不相信。JR地铁车站里各种明确的指示标牌让我们这些初次使用者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所需路线,走出“迷宫”。以至于后来我敢于独自一人从奈良返回茨木,从迪斯尼乐园返回JICA东京,并不是因为我的胆子大,而是我对JR地铁的时刻和标识有足够的信赖。日本的社会治安比我们想象的好很多,很多人在乘坐地铁时呼呼大睡,皮包就很随意放在一旁。我去民宿的家庭甚至没有门锁,出门时仅仅把门一插了事,让我大吃一惊。

日本人对于工作的敬业精神让我们十分敬佩。因为日程十分紧凑,很多时候我们年轻人都吃不消。全程陪同我们参观考察还要担任翻译和联络工作的年近半百的铃木女士却每天都干劲十足。我们劝她休息时她总是微笑着说,这是我的工作。在JICA大阪中心有一天自修时间,她详细的画出班车和JR时刻表提前贴在我们每人的房间。在三次市和东京的自修时同样如此。我在东京迪斯尼游玩时想邮寄一封明信片,一位佩带服务员标志的小姐主动陪同我找信筒,并且告诉我邮资额,整个过程中虽然我与她无法用语言很好的交流,但是我感受得到她的真诚与敬业。我们参观时乘坐的巴士每天都会更换,可是无论哪位巴士司机都会主动帮助我们装卸行李,并且在我们离开车辆时整理卫生,时刻保持车厢清洁。

日本的工业自动化程度之高和社会基础设施投资力度之大以及社会福利保障制度之健全让我们十分震惊。据说全日本国每年JR地铁晚点的时间的总数加在一起不超过10分钟,虽然我无法证实,但是我切身体验JR地铁到站时间和发车时间确实可以精确到秒。在每天垃圾处理能力近万吨横滨市金泽垃圾处理厂只有32位员工,平均每班仅仅8人负责操作全自动的机器完成垃圾焚烧和发电的全部工作。在中国新闻社印刷厂,世界最快速度的印刷机械的自动化程度和印刷精度令人咋舌。日本作为经济大国,有一些政府项目的投资力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例如,横滨市投资数十亿日元保护一座历史不足百年,面积不过5000平方米的“红砖仓库”。三次市政府投资三十多亿日元为一位画家建设纪念馆等等。更难以理解的是,仅缘于一个市民建议,在总人口不足17万的三鹰市,市政府每年投资数百万日元给一位孩子妈妈,支持她为全市年轻母亲建立一个用以交流育儿经验的网站,并且根本不需要偿还和任何回报。日本的社会保障体系十分完善,除真正意义上的九年制义务教育以外,每个日本人都有健全的医疗保险。在我们访问期间,每位团员都得到一张医疗保险卡,并被要求随身携带。我们在考察三次市医院时得知,医疗机构的经费由政府承担,因此不存在所谓“医疗费用黑洞”的现象。在日本,残疾人等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得到充分重视,几乎每条道路和所有公共场所都设有盲道等方便残疾人使用的设施,国会议事堂和总务省也不例外。在迪斯尼乐园,老人和残疾人享有绝对优先的权利,不仅可以越过长长的队伍直接使用游乐设施,而且卡通人物也会主动与他们合影拥抱,给予安慰和鼓励。其他社会公共服务管理也颇为值得称道。我曾经与一位“团友”打赌,在日本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300米以内肯定有公厕,100米以内肯定有自动贩卖机,结果我赢了。

回国以后几乎每位朋友都问我,日本人对中国人友好吗?我每次都是十分郑重地告诉他们,绝大多数日本人民都是善良友好的。在每一个地方,无论是参观还是购物,每当我们面对的日本人都会看报以微笑。告别时,他们会一直挥手致意,直至看不到。最难忘的是在三次市日中友协举办的送别晚会和晨雾中与三次市民的依依惜别。那个夜晚、那个清晨,我们都哭了,至今想起来依然情难自已。在民宿家庭,我和男主人金子哲先生把酒深谈至凌晨。我们地域虽远却意气相投,谈到中国的诗词歌赋、中日影视文化交流、科技教育现状,也谈到广岛原爆、日本侵华历史、731细菌部队、侵华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危害等等。谈到兴奋处共同举杯,谈至伤心处一起叹息。交流中我感到有思想、有责任的日本人民能够客观地认识评价历史,也渴望了解中国,期盼世代友好。有很多致力于中日友好的人士为此次访问付出了大量心血,例如风趣幽默的青山富士弥先生、严谨乐观的久保宏先生、热情诚挚的吉岗广小路市长等等。日本的青年朋友更是热情友好,他们从各地早早赶来参见合宿活动。在短短两天合宿交流过程中,两国青年各抒己见。在排球比赛中奋勇争先、歌舞娱乐时积极参与,尽情欢娱。特别是晚间在餐厅以及合宿房间里,觥筹交错之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即使在回国以后的“团友”聚会时,濑尾义广、森本浩正、矢岛健二、岛崎香织、本保睦实等日本青年朋友的名字也一再被提起。当然也有极个别的日本人不是很友好,例如我随团在东京浅草寺附近的饭店用餐以后,打算在门前的报摊买份报纸,原本热情的经营报摊的老叟,在看到我胸前的中文名签以后十分粗鲁的禁止我靠近。我还听说其他分团也有人遇到类似情况,拒绝卖给他们货品的是水果商。

日本之行让我认识了很多心系中日友好事业朋友,粗略了解了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回首在日本期间的经历,有感动、有快乐、有震惊、有遗憾,有魂牵梦绕的迷人景色、有足以牵挂一生真挚情谊、有能够在工作中借鉴的宝贵经验、有至今心怀戚戚然的难舍难离。衷心希望中日关系能够如两国人民所希望的那样“世世代代友好”,希望我在不远的将来有机会再次访问日本,为中日友好事业多尽一份微薄的力量。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联系网站管理人员,经核实后会立即予以删除或更改。

Copyright © 2018-2021 日本旅游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9075145号日本旅游指南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