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日本旅游攻略游记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日本旅游指南 > 本文内容

2002之早秋 - 属于我的东瀛之旅(2)

发布时间:2021-05-06源自:日本旅游攻略作者:木星旅游阅读()

DAY 22002年9月27日星期五千葉县白滨市 – 东京 天气:雨

7时起床,看一看窗外的景致,才突然发现已经下起了雨。大海那不平静地涛声和着浠沥的雨声在阴暗的天空中肆意地蔓延开来。

关好门,带上那把大钥匙,走往餐厅,脑子里想象着我的酱汤。(一直不明白,为何日式酒店不配一个小巧的钥匙,方便客人携带呢?)

7:30见到朋友B已在2楼餐厅等候了,先来上一些早晨的aisazi 问候语,再用温温的日本茶润润喉,我即开始享受第一顿日式的早餐,一些tsukemono(渍物), 一些烤干的鱼片,一碗白米饭,当然还有西式的面包,牛奶,蔬菜色拉等等,是自助的。亲切的老板娘过来打招呼,并给我们每人来上一杯热热的乌龙茶。看着窗外的雨愈来愈紧,我们三个人于是就你一句,我一搭地随意闲聊了起来。忽然听见楼下有些嘈杂,原来那群台湾游客已check out,并陆续登上两部大Bus, 而有意思的是酒店的两位服务大婶冒着雨,挥着有南国酒店Logo的小旗,与他们做虾米式的道别。只可惜我走的时候,没有这样的国际级礼遇。(可能是因为我的消费能力过少吧?或者根本是没有?!呵呵!)

8时半左右雨势有趋小之意,于是我们就坐上B的小车往Kamogawa的Sea World进军。取道沿海的路,所以不仅可以欣赏到小城的民居建筑,还可以望一望有些许波涛的大海。

9时半终于抵达Sea World, 每人2800元的门票可谓贵得可以了。香港及其他地方的海洋世界也去过一些,有相同之处。不过这里最有特色的是,它就建造在太平洋边,用的海水均是自然的活水。我们一共看了三场表演,分别是海豚、海狮还有鲸鱼。当轻盈的专业女驯师与鲸鱼那庞大的身体协调着,展示出一个又一个人与动物默契配合的动作时,我感到了一种融合,人与自然的融合。有趣的是,来Sea World参观的小学生十分多,小小的人,带着大大的背包,还有亮丽的雨衣,当然还有极具日本小学生特色的小中裤,形成了一道风景,(我坐在看台上还有些发抖,不知他们如何?是否从小就进行体能锻炼?若是如此,早就该将我们的国脚们送过来了!)。

而四个可爱的小海狮表演,则完全是寓教于其中的一场表演。四个海狮分别饰演老爸、老妈、姐姐与弟弟,上演了一出一家四口在周末的故事。在笑声中给予小孩子教诲,如不睡懒觉、勤锻炼身体、父母与孩子之间要相互理解关心等等。让我颇有些受益,我们中国的杂技团也是不是该换换一尘不变的表演模式了呢?

11时半我们离开Sea World,返回白滨,路途中B又让我看了看他的小船、他经常出海的地方以及他那近百年历史的祖屋。因为时间较赶,需在下午回到东京,于是没有上门打扰。12时15分,我们与早已达到南国酒店的A汇合。我赶快回房间,快速将行李拿下来,要知道在日本的酒店,不管是西式还是日式,其check out的时间基本上都是10时,而check in的时间却要到下午3时才可以入住。(这是我深感中国酒店优越性的地方,因为在中国,早上check in或下午3时check out一般在淡季没有问题)。

雨没有停的意思,我却不得不离开白滨这个美丽安静的小城。不过还是得要吃午饭的吗。(到了日本,我觉得我的胃口很好。)我们三人来到附近的一家西式餐馆,面对大海,小而雅致。每人均要了一份牛肉定食。好象是700?800?(因为是A买单,实在不好意思,连价格都不记得了)

与朋友B sayonara之后,朋友A就开始陪我漫漫的东京之行了,需要3小时,后来因为东京堵塞,花了3个半小时。目的地是我将下塌的一间坐落于日本桥(地名,并没有桥,靠近银座)的Villa Fountaine Hotel (Business Hotel:03-32423370,www.villa-fontaine.co.jp)。是我的日本准全陪朋友C:Kazue-San(一个很可爱的日本女孩子,以前是我的同事)帮我预订的,价格为6552,one double room for two pax for one night, including breakfast,实属便宜。我和Kazue将在那里住两个晚上。(因为酒店位于商业区,所以在周末连续居住两个晚上以上,才可以享受到如上的价格,否则将近每人1万,日本的酒店价格一般以每人计算,而非房间)

17时,我们终于在GPS导航系统的帮助下到了日本桥附近,因为朋友A对这里不熟悉,所以又花了一些时间,我才找到酒店。(在东京开车,若走错一个路口或犯错一次,你将发现代价是很大的,要开很长一段路,才有调头的可能。)于是诚谢朋友A的招待与帮忙,终于17时半,我到达了酒店的lobby。因为Kazue在东京外国语大学念博士,今天还要帮助导师做课题,所以只能7时左右才能来酒店与我会合,于是我便有了第一次单独操练日语的机会。办好手续,我进了房间。

我发誓,这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小最小的酒店房间。房间一个双人床(宽度仅为1.2米,跟我家的单人床一般大),幸好Kazue与我都不是胖子,否则若让两个Strong的女人或任何两个男人睡这张床,都是相当不可能的一件事情。一个小电视机,还有一个小床头柜及一个小写字台。床与周边物品的间隔仅有30厘米左右,当然有两边是贴墙壁的。不过让我们后来吃惊的是,麻雀虽小,五脏具全,写字台上的板可以翻起,反面就是一个梳妆镜,里面有一袖珍型吹风机。卫生间当然也是同样的很小,不同于国内,它好象是一种独立搭建,感觉上象一体式浴室。日本的浴缸也颇有特色,就是一个字——深,应该是为了“泡”得舒服吧。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酒店的浴袍,叠放整齐放在床上,不是中国酒店里那种厚厚,而是薄薄的,用布或麻质材料作成的,长度超过膝盖还有很多。

拉开窗帘的一条缝,从小小的窗口望出去,结果没把我吓一跳。原来对面就是Office Bldg, 马路很小,所以可以十分清晰地看见对面三楼办公室的布局,以及还在上班的人们。因为对方是落地玻璃,所以他们的一举一动均在我的视线之中。周五的东京Salaryman在努力工作着,可我在度假,想想就乐。

关上窗帘,才18时,看看外面的雨也停了,于是想先出去周边走一下,与东京的生活先来个第一次亲密接触。没有带任何地图、酒店卡片,就这样我融入到了东京的暮色之中。

从酒店一直往南走应该会走到银座,那是东京商务楼聚集之处,同时也是百货公司的汇聚之地。于是一路慢慢走着,看着周围的建筑,还有人。东京人的步伐匆匆,是该回家吃饭的时候了!不过也有些人结伴进了居酒屋,周末的男人也许比较放松吧。与上海不同的街景是,上班族中有不少是40岁到50多岁的Ojisan 叔叔辈们,他们同样不输给年轻人,一身的西装笔挺,头发整齐,携带公务包,提着日本人在下雨天习惯带的长柄伞,脚步沉稳地走在东京商务区的街头。他们不是去乘坐地下铁,就是去地下车库取他们的私家车吧。我想。

天空又开始飘起小雨了,指针也快到与kazue约定的时间了,于是从街道的另一面向回走。有趣的一件事发生了,一个当地的男士从旁边走来,有礼貌地向我点了点头,并同时询问起到某地如何走。当时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想笑,并想表明我不是日本人。可是脱口而出的是日语,表示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如何走。于是那人还是客客气气地道了谢,走了。后来想想也没什么可笑的,因为大家都是亚洲人么,看不出来是外国人也是很正常的。不过第一次到东京,就被当地人问路,对我来说也是有趣之事了。

看到5年未见的Kazue,我们不禁相互拥抱,她还是那么娇小的,可爱的样子,说着一通渐渐被遗忘的中文,黑黑的眼睛与甜甜的笑,永远都不会让你猜得出她的年龄。安顿好她的行李,做完check in,已是晚上8点。我们在酒店附近的一家居酒屋吃的晚餐,饥肠漉漉的我们点了份蔬菜色拉、烤鸡肉、鱼等,还有手握寿司,好吃也很贵。因为是居酒屋,来这里喝酒的人较多,我们旁边一群人就是同一家公司的男男女女,喝着酒,就着一些菜,聊着天,一副十足的周末情景。

由于多年未见,回到酒店之后,我们又大谈特谈,商定玩明天的行程后,又大聊彼此的现状、心情等。直到彼此都慢慢聊累了,然后睡去。(这一晚上的长聊是我日本之行中唯一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因为从那以后的晚上我们都是累地聊不动了 :) )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联系网站管理人员,经核实后会立即予以删除或更改。

Copyright © 2018-2021 日本旅游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9075145号日本旅游指南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