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日本旅游攻略游记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日本旅游指南 > 本文内容

日本纪行之一:久违的关西,久违的奈良

发布时间:2021-05-07源自:日本旅游攻略作者:木星旅游阅读()

当我从飞机的舷窗中看到皑皑白雪覆盖的关西高山时,心里居然的冒出一股厌恶的感觉,甚至幻想我这会就是那个负责扔“胖子”和“小男孩”的光荣飞行员。也许,在国内反日气氛中生活太久,很自然就会孳生对这个10年我曾充满希望而去的国度的反感。可是,就在一小时前,我还在快意的品尝日式的航空餐,细细体味那久违的滋味。
踏上关西机场,十年前无比荣耀的新机场,现在却给人一种很普通的感觉,所有大机场其实都很相似,不变的永远是世界村的感觉。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必然,次我们去的第一站就是奈良,这个我曾经生活过近三个月的地方,不同的是这次我们住在都HOTEL(大阪)里,而不是那种位于寂寞荒野的单人宿舍(日本人叫寮),当然我赴日的身份也变化了,从一个赴日求生的青涩小子变成了审视日本的角色,虽然我从不觉得自己有何改变。
大阪似乎应该是关西近畿地区的中心,从大阪到奈良、京都、神户这些城市都只有40-50公里的路程,所以,我们留宿大阪是很明智的选择。抵达都HOTEL已经是下午3点,稍事休息,我们就跟着日本接待者从在饭店下面的近在咫尺的上本町车站上电车,去难波,大阪最热闹的地方吃饭。上本町到难波也就两站路,10年后再次体验那地下多层的电车站以及默默赶路的日本上班族,还是有种震撼的感觉。但这种感觉马上就被海老料理(龙虾)的美味打断了。都说日本料理只是颜色好看,味道不咋的,可是我却一直不这么认为,也许我那偏爱清淡和新鲜的口味使然吧。想想我们国内的龙虾烹饪方法也就是生吃然后多余的烧龙虾粥,所以当搬出N道美轮美奂的龙虾菜肴后,我有点吃惊,看来即使是饮食文化,我们也没有自满自足的理由。在日本后来也吃了几次生鱼片,总觉得他们用的芥末不如我们国内的量多和辛辣,所以准备买些芥末回去的愿望很自然的打消了。不过,这次晚餐给我的感觉最深刻的不是美味,而是日本所有公共场所那温度奇高的空调,幸亏我早有所闻,不然按照江南的穿衣方法非中暑不可,后来在新闻中得知,这样暖和的室内环境专门有个“室内温暖化运动”在管。
奈良是日本最早的古都,所以或许奈良的古建筑物没有太多的气派和奢华,可是其厚重的历史感却压倒了一切不屑。
法隆寺是近畿地区电车线路的一个站名,也是飞鸟时代保存下来的世界最古老木造建筑的名称。虽然该寺公元607年开始的历史在因为公元670年的大火而中断,虽然当时的建筑早在670年全部失火烧毁现存的应该只是后人的赝品,但是日本人还是固执的坚持世界最古老木建筑物的名衔,这个民族对自己历史的重视和尊重真的让人感到一丝敬意。其实日本人在其古代的历史中从来不讳言其中的中国影响,甚至也坚持使用那些古老的汉字(韩国就不一样了,越来越多的古怪韩文字母代替了汉字)。有学者甚至说几里挂拉的日语就是当初中国的唐音,所以看到法隆寺那黑色的5层方塔和碎石庭院时,我不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也许日语才是真正的保存至今的汉语活化石,中国由于太多外族的轮流统治,所以语言早就南腔北调异化了,而孤立的岛国才有可能保存纯正的古代语言。离开宁静的法隆寺,我们向奈良市出发。
再次走入奈良车站,发现居然和10年前一摸一样,这在飞速发展的中国似乎无法想象,我们城市的车站早就改建了几次咯。日本真的是一个节俭的国家,够用就好,能用就好,他们对自身缺乏的资源的珍惜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至今日本绝大多数城市里还是林立着电线杆子和蛛网般的架空线(我们小城都很多地方三线入地了),甚至老式的录像机还被普遍使用,原因只是因为当初产品质量太好,还没有坏。可是后来进入难波的7层大型电器店,就发现这并不是一个一味守旧的国家,所陈列的清一色的液晶和PDP彩电以及高端数码产品宣告着他们还是世界电器电子行业的领先者。
搭上了预约的TAXI就开始了奈良之旅。虽然高昂的租车费让人心疼,可是司机细致的开关门服务和兼职导游的解说还是让人感到很超值,何况车子是那样的干净,丝毫看不出是辆服役多年的老式皇冠。
东大寺的南大门实在是必须一看的地方,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单体木建筑物用多根30多米高两人合抱的独根木头支撑起来。我已经记不清那些枯燥的数字,我只记得跨入南大门时那震撼的感觉。人在巨木之下是如此渺小,也许这感觉就是当初圣武天皇所需要的震慑效果。
东大寺本身就没有那么精彩了,尤其那需要收取门票的法华堂其实也就类似于我们中国寺庙的一间大雄宝殿而已,里面陈列着10多尊奉为国宝的木制菩萨像。
兴福寺,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色,一样的五层塔,一样的伽蓝庭院。不过那五层塔被称为奈良的象征,有名气啊,再次重复10年前的动作,拍照留念,心中暗存一个希望,希望这次拍的照片和10年前的一摸一样,当然,这是希望而已,我的衰老是无法避免的不同之处。奈良的鹿实在是太多了,肆无忌惮的蹲在路旁,走在人群中争食物,因为没有天敌,据说现在已经达到2000多头,怪不得看上去比以前更加密集。
春日大社是另外一个著名的去处,日本的神教和佛教享有一样重要的地位,所有供奉神的地方都叫神社,那种橙红色的牌坊一样的建筑就是神社的标志。神的膜拜方法也和佛有点不同,要多击两次掌,不过,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发现旁边的日人用怪异的眼神看我。切!一定是你小子忘了你老祖宗的规矩了吧,有什么好奇怪的,哼。
司机告诉我们进神社的砂石路中间是不能走的,那是神走的路。一看,果然,中间的路用细细的绳子拦了起来。可是当我们离开春日大社的时候,却发现几个日本年轻人在走神之路,呵呵,这回轮到我用怪异的眼神看他们咯。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直接联系网站管理人员,经核实后会立即予以删除或更改。

Copyright © 2018-2021 日本旅游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9075145号日本旅游指南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